落日將我的影子長長拓進地板中央,有人悄聲踩過了它,

斜光中見得到無數的金色粉翳靜靜翻飛,什麼人輕輕地笑語著,

那一刻我突然發現,我又成了一個闖入者,就像我生命中每個重要的轉折一樣,

猶豫太多,決定太晚,實現得又太曖昧,從頭至尾,都落得是這樣一樣半路邊緣的角色。





渾然前輩的語氣中,我感到了一些心虛,龍仔偏頭仔細地看著我書寫,

我一停手他就接過紙筆,我們兩人都非常謹慎地避開了肌膚接觸。


我只是,」他寫,「沒辦法忍受下去的時候,再多忍一秒鐘。

eveve12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