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生門

「哪裡有軟弱,哪裡就有謊言。」

人總會因其軟弱、恐懼、渴望、(他人如何看待自己的)期待

而以最有利自己的角度去闡述某事件,產生了同一事件卻有聽起來截然不同的外貌。

這些外在包裝,透露出說話者的內心世界:他的內心想要什麼,擔憂什麼,渴望什麼?

人都是不完美的,這才是真實的人性。

在《羅生門》中審訊武士之死時,面臨人是誰殺的課題,

強盜多襄丸、武士之妻真紗、甚至是亡者武士本身,都急於承認自己才是殺人兇手。

這是怎生的一個光景?

有什麼事情比承認犯下殺人之罪更令人難以忍受?

事情背後的真相是什麼?

其中必定有謊言。每個人都避重就輕,只講對自己立場有利的證詞,他們的脆弱是…?

就與本案最無關聯、一臉老實貌的樵夫都說了謊。



原先我剛看完影片時,還沉浸在黑澤明營造出的氛圍中,

那樣的風那樣的美景,美人一笑,面紗輕飄…

腦裡還存有一點浪漫思想,於是我對於武士的最初分析與大家所講的有相當大的偏差。

我以為他們之間有愛情,武士回憶在樹旁所看見的妻子與強盜之間的互動,

他露出迷茫艷羨的神情說道:他從未見內人如此高貴美麗過。

是他不夠好,無法讓她快樂嗎?

他的妻子,他美麗的妻子,在強盜的面前竟是如此的豔麗。

是他未善盡保護者責任,才讓妻子落入了這番境地。

難掩心中的自責啊…

就算是妻子親手殺了她,他也不願讓她擔上殺人之罪。

是的,他愛她,他要他幸福快樂,即便她變心愛上強盜,只要她能快樂,他祝福著。

罪名,就讓他來擔吧…

身為亡魂的他,所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再望一眼他美麗的妻子,真紗…

我如此推測著武士的軟弱心結。



是不是天真爛漫過了頭?

好吧,我承認是我過度美化了武士本身,浪漫思維沖昏了頭,跟現實對照後才覺得荒謬可笑。

是呀,大概沒可能有這種愛情吧,

羅生門中怎會出現這樣的愛情呢?

武士沒有那麼高尚,我也忽略了在古代日本女人的地位是相當低下,甚至比狗還不如的事實。

若能得救,讓強盜姦殺了她也在所不惜,這才是武士真實的心情吧?

因為強烈的落差,羅生門中我最不以為然的對象就是武士。

他的證詞中極欲塑造出他乃因妻子不忠背叛才切腹自殺的壯烈景象,

卻避開這整個事件就是因為他的貪婪才引起。

若不是貪圖多襄丸所說的寶藏,正趕路的他們怎麼會落入陷阱?

他也不會失手被綁,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妻子在面前被凌辱,卻什麼都不能做。

他一臉窩囊啊,這種事傳出去還得了?

他可是當時有頭有臉的武士階級,豈可讓人知道他武藝竟不如賤民階層的強盜?

還是因為這個難以啟齒的原因?

不!不!不!

他寧可塑造出自己是因為無法忍受妻子背叛的羞辱才憤而自殺的形象!



多襄丸就沒那麼令我討厭了,雖然他犯下強盜姦淫之罪,但是他很真,

就是那種很直腸子通到底的綠林強盜形象。

他的說詞無非是要強調他絕無勝之不武。

對於武士,決鬥時他也是將武士鬆綁、遞上武器後才開始他們之間決鬥。

他贏了,在公平競爭之下,他驕傲地說著。

對於姦淫武士之妻一事,他也說得好像完全不是他的錯,

一切都要怪那陣風,若不是它吹起了武士之妻的面紗,露出那樣嬌美的一張絕顏,

他怎麼會被迷惑?

而且他對她也沒有用強,她是自願的,

她拜倒於他的男子氣概與豪爽胸襟之下,

他贏過武士了,在身為男人這方面上。叫他如何不自豪?

「你們要怎麼殺怎麼刮都無所謂,我,可是堂堂的強盜多襄丸啊!哈!哈!哈!」

被綁的多襄丸在陳述時豪放不羈地狂笑道,坦然直承他就是殺人兇手!



但他還是說謊!

他的軟弱在於他太在乎自己的面子了,

說穿了他也不過就是因為一時色慾薰心、淫慾衝腦、小頭勝過大頭而犯下了姦淫殺人之罪,

還說的這麼好聽?

她是拜倒在他男子氣概之下?

哈,明明就是登徒子採花大盜無恥之徒一個!

說得好像很公平?

但他不談自己是如何設下陷阱誘拐武士上當,

不談自己是在武士之妻的挑弄之下才殺了武士。

他多襄丸可是堂堂一名男子漢大丈夫,豈可被女人所操控玩弄?

多窩囊呀,這種事他才不幹!

他是崇尚虛榮的,他所要的就是塑造出他是一名重視江湖道義、讓女人徹底降服的一代梟雄之形象。



武士之妻,一個被歸結於無辜受害者的女子,

在審訊時也很配合形象地啜泣個不停,讓人不禁為她掬一把同情之淚,

真是無辜不幸的可憐女子呀!旁觀的人必定都作如是想吧。

但是,事實是…?

對於女子,最重要的莫過乎貞潔了,

被強盜玷污的她、在丈夫眼前被姦淫的她、滿身狼狽的她,抽出隨身的短刀請求賜死,

但是,丈夫望向她的眼神竟是如此傷人,

那是一種充滿不屑不齒不敢相信眼前這名女人竟是如此放蕩的輕蔑眼神。

難道是她願意的嗎?難道她就甘願被這樣羞辱嗎?

這、這、這叫她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

忍受不住的她毅然將短刀送入了丈夫的身體,

傷心欲絕的她幾度投河自盡卻未成功,現在只能苟延殘喘地存活在這世上,

她說著說著又哭了起來…



但掩藏在她嬌弱的外貌之下的,其實是一顆烈然的心。

從她拔出短刀與強盜對抗的狠勁就可以看出,她也不是什麼簡單的貨色。

或許她武藝不足以敵過,但她說什麼也不輕易妥協。

對於被縛的丈夫,她又是作何感想?

先自救吧。

她在多襄丸耳邊耳語奉承著,久仰您多襄丸的大名了,雖是強盜,誰沒聽過您呢?

多襄丸聽後當然大喜,動起了帶真紗走的念頭,

堂堂一名武士之妻竟傾心於他?這話真是說到他的心坎裡了。

他大樂地對真紗提出帶她走的計畫,正當真紗懷著女性矜持躑躕不前的時候,

武士說話了,

他明白表示像這種被糟蹋的女人留著他也不要,不如送給強盜多襄丸好了,

哼,他不屑地說道。

在得知武士對這名女人的嫌厭之意後,多襄丸心頭的一把火也熄了,

開什麼玩笑!?

我多襄丸豈可會撿別人不要的女人?

面對這種情景,處於劣勢的真紗要如何逆轉?

眼光犀利的她當然看出了多襄丸的好大喜功虛榮之心,

她挑眉說道「誰是強者我跟誰!難道多襄丸輸不起嗎?」

兩名男人就在她的挑撥離間之下打了起來,

殺!

武士終是慘死於強盜之手,在武士之妻的推波助瀾之下。



真紗對於武士,也是沒有愛情的,偽裝在婚姻外殼之下的是兩顆分開的心。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各人自求各人福吧。

真紗並不如一般既定印象地對丈夫唯命是從、堅貞不二,她的確有貳心。

望向被綁在樹旁的丈夫,真紗也是帶點不屑,

沒想到她的丈夫竟也只是一隻外強中乾的紙老虎?

中看不中用!

強盜本來也沒有要殺武士的,他只是想搶奪錢財女人而放武士走。

但真紗怎麼會容許這種事情發生呢?

她的醜態,她在丈夫面前被另一名男人姦淫的事傳出去還得了嗎?

今天,這裡,只有一名男人能活著走出去!

只有強者才是她所要跟隨的對象!

她這番百轉心思當然也是不見容當時社會風俗的,因此在真紗的說詞中,

我們看見的形象當然是一名貞潔的無辜受害女子,唯有這樣才能保全她的名節。



與整個事件最無關聯也最不應該說謊的樵夫,隱藏在他言語之後的又是什麼?

對三人之間的因果緣由樵夫說的與實情相差無幾,但在武士與強盜的打鬥過程中,

他所描述的兩人形象簡直懦弱到不行,兩人都充滿了恐慌與懼怕,

甚至滾扭在地面上只求逃過對方的攻擊,連以沙撒眼的不入流小計都用上了,

這根本就是窩囊的打鬥!

或許有可能像課堂上某位同學所說的,

樵夫根本就沒有親眼看見那場打鬥,生活平凡的他怎有看過這種打殺的高手過招場面的經驗?

他怕連躲起來都來不及了,還有閒情逸致去看他們打殺?!

眼睛緊閉屏氣凝神瑟縮地躲在安全隱蔽處才是真格的吧?

沒見過大場面的樵夫所描述的打鬥情景,當然也是鄉野鄙夫之流。

但另一層更深含的意思應是因為樵夫拿走了武士之妻的短刀,

藉由抹黑武士與強盜的爭鬥,樵夫將自己的行為合理化,

你看呀,他們打的這麼窩囊,短刀之類的東西也用不上,我拿走也是無可厚非的,

現在時局這麼不好,這樣一把名貴的刀可以兌上好大一筆銀兩呢,

我沒有錯!

隱含在樵夫言語之後的正是這樣的意涵。



當然黑澤明也不想讓人性全充斥著黑暗面,

電影結尾的樵夫,良心發現地決定收養破廟中的棄嬰,也讓僧侶重拾對人性的信心。

雨,也停了。

雨過天青的陽光正灑落在羅生門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eve1216 的頭像
eveve1216

霏楊狂想.馳騁于風

eveve12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