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豐年終!萬元禮券限量送~[公告] 第一屆痞客邦金點賞登場!2014年最有影響力的部落格即將揭曉[公告] 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每日星座運勢測算【得獎名單公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全新改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


※《陪他一段》


故事說了這麼久,男主角的姓名我們仍然不知道。

或許作者沒有特別指名哪位男性,是想泛指一切戀愛關係中的對愛漂泊不定的男人。

開始就不是一場兩情相悅的平等關係。

複雜關係如下:


●李眷佟vs男人


李眷佟儘管與男人分手了,卻仍藕斷絲連。

對男人的感情撲朔不明,有將男人當「好人」用的嫌疑:

父親生病,連夜打電話要男人幫忙、甚至籌措醫藥費。

男人對她而言,是一個不那麼愛,但又少不了、太習慣的存在。

彷若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見到男人牽著費敏,臉上淡淡的沒有情緒,只是看著他──沒有愛、沒有恨、沒有情緒。

她從來就不在乎也不擔心男人移情別戀。



●男人vs費敏


男人與李眷佟分手之後痛苦難耐,被愛情的空洞侵蝕,卻又惹上了費敏──他要她。

他在她面前可以傾訴傷痛,索取溫暖──

我需要很多很多的愛,費敏都給他,但是他卻不能給費敏實質上的什麼回饋,

或者是沒想過,因為他並不如想像中的愛她。

愛情的天平嚴重傾斜,直到翻覆,隨著費敏的自殺結束。



兩人的關係是怎麼開始的?

是他先開始,在展覽中先注意到了她──她的真實。

或許是帶著深情而憂鬱的眼神輕輕對她說,我可以認識妳嗎?

費敏一開始並不討厭他──

一個不很顯眼卻很乾淨的男人,而是有淡淡的好感,她陪著他。

直到有一天男人不走了,對她說著「別以為我跟妳玩假的」情話,他要她。

費敏動心了,她很慎重地思考這件事,

單單是男人對她的這份認定,就值得她用心。

「也許是;也許不是跟他談戀愛,但是,這也該用心,交一個朋友是要花一輩子時間的。」

士為知己者死,能遇到一個懂你的人,不管是不是未來的另一半、朋友也好,都是幸運的。



費敏孤身到了蘭嶼五天,給自己時間思考。

「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是她的結論,她決定陪男人玩一段。

佛曰人生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求不得苦、五陰熾盛苦。

「怨憎會苦」,世事繁雜多變,世上如此多人,偏生不是冤家不聚頭──

你就是與那些看不順眼、利害相衝、可厭可憎的人聚會在一起。

如果能老死不相見當然是再好也不過了,但某些情勢下卻不得不與他們朝夕相處。

怨憎會,苦;

「愛別離苦」,即便與相愛的人在一起,快樂當下,卻還是有生離死別的陰影環伺,

不是生死界隔就是距離分閡,愈愛便愈痛!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你懂,但就是不願意。

愛別離,苦。

那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究竟要怎樣才好?

關於他,或許我恨,或許我愛,愛恨與否,心都會傷。

未來的事我又怎麼能預料得清楚?



費敏對這段感情並不確定。人生在世,悲歡無常,又何苦沾惹情愛?

「唯有身心放空,方能人離難,難離身,一切災殃化為塵。」

這句話的後半段她又怎麼會不知道?

但是,人心都是孤獨的,茫茫人海中永遠在追尋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

這次,對於能看穿她的人──她想珍惜。

她看到他對她的那份認定與執著,她決定跳下深鬱情海與他浮沈共舞。

但是她不能確定,男人憂傷的眼中,看到的是誰?他的心裡,又被誰佔據?

為何你的眼睛如此多情?我想了解,我,放不下…

或許費敏真的太靈透,千思萬緒卻只能化作「我陪你玩一段」…



他是個矛盾的個體,她在跳下去前其實就隱約覺察到了,

但她卻無可救藥愛著男人的兩面性格:

「他是個想要又不想要,是一個深沈又清明,像個男人又像男孩的人。」

男人的多變與脆弱激起她心底最隱微的母性,上了癮,她戒也戒不掉地給予、給予、再給予。

在那個星微路遠的夜裡,他說他需要很多很多的愛,

眸子裡閃著恬靜熾熱的光采,揪著她的心,她一直給他。

男人註定會離開,承認了現在自己對於愛情:

「也許我談戀愛的心境已經過去了,也許從來沒有來過,

  但是我現在的心太虛,想抓個東西填滿。」

他再沒有力氣開始另一段新的戀情,費敏之於他,只是浮木而已,

一個讓他可以稍微休息喘口氣的愛情浮木。

費敏隱約的不安成真!

可她偏要試、賭上自己的所有運氣──

有一天你會愛上我的,費敏這麼相信著。



他們曾有過最浪漫的夜晚與最甜蜜的約會,當時

「愛情是那麼地沒有顏色,透明而純淨」,她的心很滿很快樂,

費敏細細珍藏男人給她的第一次:第一次的親吻、第一次的夜半孤寂依偎、

第一次的通宵觀海日出,很多很多…

她淪陷了,而且陷得很深,甚至愛到連他錯了也不肯讓他知道。

好的、壞的,他所給的她全都接收。

明明很想要一個承諾的,他卻回她:「我還小,妳想過什麼時候結婚嗎?」

好像一切都不關他事似的。

兩人的關係、兩人的約會難道只是一時的?費敏很難過,他傷到她了,

是的,她比他年長,會先年華老去的,是她。

而男人呢?那時他還會跟她一起嗎?

她心裡最深的恐懼男人不懂,呵,所以愛情裡第一回合她就落敗了嗎?

她只能沁著眼淚笑說:「交朋友大概不是為了要結婚吧」…



一切都太遲了,她的心已經整個淪陷下去,沒辦法收回了。

怎麼辦呢?

她不想失去他:「她把一切生活上不含有他的事物都摒棄一邊…

他們之間的濃厚是建立在費敏的單薄上,費敏的天地既只有他,

所以他的天地愈擴大,她便愈單薄,完全不成比例。」

愈不想失去,就給的愈多,到最後費敏卻連自己也失去了。

男人並沒有如她愛他般愛著她,甚至不及對以前女友的十分之一,

只是在寂寞時找她,慾望來時找她。

第一次覺得如此絕望,她究竟算什麼呢?只是砲友跟備胎嗎?

呵,床上的溫存過後,她再也沒有什麼可以失去了吧?

但她錯了。



很想要抽回,她害怕。

怕對他的眷戀愈來愈深、怕有一天她非要全心全意佔有他才肯罷休。

試著對他避不見面,逃了幾次,卻沒有用。

仍然放不下。

拿起電話,男人聲音裡的激動瞬間瓦解她的防衛──他需要她。

夜深了,事務所裡,

「他看著她,她看著他,情感道義沒有特別的記號,她不顧一切的重新拾起,再行進去。」

這次,費敏真的是全盤皆輸,再無反身之地了。

死了心,什麼都不想,她只想維持這脆弱的現狀。



某天,她與男人一起在路上遇到了李眷佟──那樣漂亮、那樣厲害,

男人卻放開了她的手。

這次,再多解釋也無法掩蓋他的真正心思了──對李眷佟餘情未了。

她這名現任女友當得很窩囊,他抱著她又怎樣、說不愛李眷佟又怎樣?

都到這種地步了,男人還在騙她!

倒寧可他直接坦白,是的,我不愛你,我愛她。

可男人偏不!

她很累,真的很累…

他們之間連最基本的信任都沒有嗎?

難道她對他的愛還不夠讓男人相信嗎?



「人魚公主的夢為什麼會是個幻滅,我現在知道了。」

她同她一樣,愛的太深,給的太多,對於對方有著不切實際的期望。

明明知道的、理智裡每一根神筋都在吶喊──他沒那麼愛妳!

卻仍一再欺瞞自己的心、替他說話為他找藉口,

一心期盼一個最渺茫的奇蹟,即便明知這個奇蹟不會出現。



在金門的一個月,費敏用工作來麻痺自己,她寫信思念、織毛衣掉淚,

一名男同事對她很好,十倍的好、十倍的寵、十倍的了解,

她很感動,卻無法對他心動。

或許「千百次的感動比不上一次的心動」,

就那麼一次,男人已在她的心裡生了根,揮不去、忘不掉,

她的心很滿,滿到沒有多餘的空間讓另一個男人進駐了。

為什麼?

她多想乾脆愛上男同事就算了──

一個會呵護她、照顧她、給她最好的戀人有什麼不好?

為什麼就是無法忘記那段讓她吃足苦頭的感情?這是犯賤!

她恨死自己了!



離開了一個月,男人卻對她不聞不問,

她的存在與否,對他而言似乎再也不重要了。

費敏還是不能忘記男人的那句「我需要很多很多的愛」──雖然她早該忘記了…

兩人的不適合愈來愈明顯,他不是她的支柱,她也不是他的。

門禁的限制、約會的遲到、李眷佟爸爸醫藥費的索求,

她費盡心思做了禮物、給了幫助──從他情敵處借錢給她的情敵用等等…

夠了夠了,真的夠了!

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草

是她撞見了男人與李眷佟在國父紀念館音樂會的親密──那樣悠閒,好像時間多得是──

是她與他從來沒有過的!

原來,不是男人給不起,而是他不想給。

她的體諒與溫柔成了笑話、一場天大的笑話。

最後一次的見面在群星樓,他們初吻的地方,可男人還是騙她…



費敏,費敏,枉費妳一世聰敏,直到現在還看不清嗎?

非得親眼見到、心碎片片才願意相信?

那麼妳也已經看到了,還有什麼值得妳牽掛眷懷的──

他不需要妳。他不愛妳。



似乎「沒有什麼理由再堅守了。

她真像坐在銀幕前看一場自己主演的愛情大悲劇,拍戲的時候是很感動,

現在,抽身出來,那場戲再也不能令她動心,說不定這卻是她的代表作。」

多麼荒唐的戲碼、多麼老套的劇本?

她卻是裡面粉墨登場的主角!

淚已乾涸,笑也苦澀,還剩下什麼呢?



只有最後一句──「我需要很多很多的愛。」



●費敏vs男同事


男同事之於費敏,費敏之於男人,兩人的角色是相似的──都是無盡的付出與關懷。

只是費敏不愛男同事,男人也不愛費敏,兩人連結果都相似的驚人!

故事最後沒有提到男同事怎樣了,但是他必然極為傷心。

一個願意借錢給自己喜歡的女人,讓她為另一名男人喜歡的女人出錢,

是需要極大包容與掙扎的,他卻給了。

他的情,不比費敏的淺。



作者在此似乎故意做出一個對照:

感情裡受傷的人,在另一段感情中往往也是讓人受傷的人。

沒有什麼對錯,愛情從來就不講道理…



※我的故事與觸動


不敢說自己的愛情觀有多成熟。

我的愛情,還在幼幼學步的階段,

旁觀時的雲淡風輕不代表陷入局裡時還能看到事情的原貌以及辨明心的方向。

每個人的軟肋都不一樣,

而我的軟肋又是什麼?



 一直不能相信愛情。對於他人的好,不論是何種形式,在心裡永遠會有一塊質疑。

這樣的態度不曉得該說成熟還是幼稚──

總是做好被背叛的準備,我明白當下的甜蜜快樂,不表示未來就會如此。

說說笑笑、你儂我儂的同時,突然背後被插一刀也沒什麼好意外的。

人心很複雜,我看不真切,

只好做好心理準備,讓自己穿上盔甲,帶上面具。

曾有人說他最愛我開朗無邪的笑容──看起來是那麼的純真快樂,眷戀又溫暖。

也許當下是真的笑得開懷,但回過神來我還是那個防備的女孩。

天真傻氣與思慮深沈是我一體的兩面,

總是在戰爭,總是那麼善變。

如果連自己也不能相信的話,要怎麼相信別人?

偏偏我是個連自己也不能相信的人!



曾經有段短暫的戀情,現在回想起來是我太幼稚了。

還沒準備好就貿然答應,最後弄得兩敗俱傷,彼此傷心不已。

因為寂寞而交往很容易失望,

有了另一半的同時,你就開始會有期望,

期望愈大,伴隨而來的失望就愈大。

一個人的寂寞還可以忍受,兩個人在一起的寂寞,並不是一加一等於二的簡單算術,

而是更大更加倍的指數函數。太苦太澀,令人無法承受。

我不懂怎麼去「要」。向別人開口說出自己的需求,是一件需要鼓起勇氣才能做到的事。

連打個電話都要掙扎再三了,我其實並不曉得如何表達。

只是一直給、一直滿足對方的要求,弄得自己好累好累…

要求愈來愈多,每次的失約不斷加重我的罪惡感,做不好沒完成不夠努力…

我不知道交往是幹麼的,只知道最後我真的心力交瘁。自責再自責,痛苦再痛苦。這是什麼愛情?



是的,這不是愛情。只是一段一廂情願的荒謬──

從來沒有真正「看到」對方,我們都在跟自己心中的意象談戀愛。

透過記憶與期望,塑造出對方的樣子,

聊天對話擁抱的時候,真的與對方做到交流了嗎?

你愛的,是他給你的溫暖關懷?他的外在條件?他的屬於認定?還是他這個人?

他愛的,又是什麼?

我不敢去想,怕答案會是無盡的傷心…



因為愛而堅強,因為愛而脆弱。

我的心很小,容不下太大的傷與太重的情,那將使我窒息。

不知道怎麼愛,不知道怎麼給,只好裝作不在乎,

飛翔於天空之中,飄泊流浪,披上了名為「自由」的保護色──我的偽裝。



故事中男人的心態我大概能體會。

心很痛,只想找個對象讓你傾訴依靠,互相取暖。

溫暖的懷抱,怎能不眷戀?

即使不愛,也捨不得離開。

他是誰不重要,他想要什麼也不想知道。

也許能看透對方,也許能傾盡衷曲、分享彼此的秘密與心事、知道對方很多事情,

卻從不曾「理解」對方。

大概知道他發生什麼事,大概明白他的反應是什麼,

但是無法理解,無法感同身受地拍著對方的肩膀說,我懂。

不會想特別關心對方,探聽他的需求。

只是在寂寞時依偎,在情慾裡取暖。

距離多麼接近又多麼遙遠…



而真正的戀愛不僅是交往而已。

對於他,你會想了解他,讓他開心、逗他笑,為他做些什麼。

再苦再累也願意,見到對方的笑容就滿足。

戀愛需要兩人合力才能圓滿,

雙人舞,一個人跳不起來。

世界上最奇妙的事,就是你愛他,他也愛你。



你愛他,他也愛你。

每個人都在渴求愛情,這樣的境界卻屬難得。

常常是我愛他他不愛我、我不愛他他卻愛我的多角關係,

在愛你跟你愛的人掙扎,在痛苦與狂喜的情緒中遊蕩。

愛情是什麼?

對方的一顰一笑讓你欣喜若狂,對你不理不睬便墜入冰窟萬劫不復。

你情牽動,你情溢動,突然生命裡不再只有自己,你將隨對方而舞動。



愛情,究竟是什麼?我大概要花一生的時間才會明白…



※課堂省思


發現不管討論到什麼議題,愛與美都是最終的訴求。

生命的意義該何去何從?感情的歸宿將情落何方?

誰知道呢?

可不可以承認自己的無知與脆弱,不再徬徨,而是接受?

可不可以就跟自己的生命和解,跟一切的一切和解?

答案是什麼?未來又是如何?



不能接受殘缺的美,在看到「紅色小提琴」時我就發現了。

如此完美的琴我不忍看,看它顛沛流離,看它遭受破壞。

炫目的色澤與魅惑的音色是它的原罪,太完美就是它的不完美。



為什麼不能欣賞殘缺的美?



如果把美當成一個有機體的話,

就會發現殘缺的美,是美的另一種形式。

如同生命的起伏圓缺,美也有它的循徊輪轉,每個階段彼此相扶相依。

看著眼前這個玻璃杯,它的美在哪裡?

是它的晶瑩剔透?它的圓潤曲線?還是它的造型色澤?

都不是,它的美,在於它的易碎。

想想從出廠、塑型、冷卻、運送過程中,有多少機會它會破碎?

原料的雜質、未排除的氣泡、不均勻的質地、突發的意外、一時的手滑…等等,

而它,現在卻能完整的呈現在你眼前,

這不是奇蹟是什麼?它所展現的姿態不是美麗是什麼?



只要是美,就無所謂高下之分。

性感嬌豔與清麗脫俗哪一個較美?

這個問題本身其實沒有意義,因為答案只與答題者的個人喜好相關,

客觀來看,兩者實無高下優劣之別。

不同類型,無須比較,既然殘缺的美只是美的另一種形式,

可不可以把它當作不同類型、去欣賞它,如同握住一顆最美麗的寶石,靜靜看著它的耀閃光輝?

要知道太完美就是一種不完美,

如果全部都是高峰,那麼所謂的高峰根本不存在。

生命的圓滿在於它的起承轉合,無常乃常,

生與死,輪迴不息,會明白,

死亡也是生的另一種形式。



明白無常乃常,就會明瞭每一天都是奇蹟,剎那即永恆。

你想要怎樣的生命姿態?你處於哪一個階段?

認清它、追求它,將它發揮到淋漓盡致。

不需要比較,無所謂輸贏,只要問你的心,聆聽它的聲音,它會告訴你所有答案,

只要你用心的聽。


----------------------------------------------------------------------------


之前寫《一位陌生女子的來信》就決定寫寫自己的愛情觀

今天真的是殺必思給它寫下去了

這種事情居然全寫出來,腦袋爬袋了吧?

我自己看了原本很害羞

仔細想想,其實也沒什麼

本來就想要學著雲淡風輕地看待這些事

或許這樣也是一種解脫與救贖吧?



ps.可不可以打上「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逃)


Posted by eveve1216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2)

Post Comment
  • hsuan
  • 這難道是通識報告嗎,好詳細呀,連人物關係圖都有,

    兩年前上黃美玲課讀到,現在看你寫感觸更深,

    你真的可以去寫書評了。
  • 這樣講我會害羞啦
    本來想再多寫一些用不同角度去分析的
    只是時間不夠,只好先交了
    (靈感時來時斷的寫的很痛苦啊)

    總覺得黃美玲老師的通識課可以讓人學到很多東西
    看事情的角度會有很大的不同呢
    很喜歡她的課:)

    ps.看到怡萱的留言覺得好親切唷
    以後要常常來留言唷^^
    不能見面看看文字也是好的
    對了,那篇文章我還在生,生完在po上來吧
    最近比較沒空寫文章^^"

    eveve1216 replied in 2008/07/12 22:46

  • 世興 陳
  • 原來這篇文章已經用了這麼久了
    我今年夏天修她的課
    因為看到這篇也要寫心得
    看完之後覺得有點沒有頭緒
    感覺變得很複雜
    想說上來看看有沒有賞析之類的
    結果還真的找到了!!!!!!!!!!
    謝謝你的分享~
    多了一些看法!!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