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白

試探是墮落的開始。

在《馬可白》中,幽微的人性黑暗面在慾望的呼喚中顯露出它的面目,

左右了改寫了馬克白的一生。

馬克白的本質是相當好的,若不曾聽聞過女巫的預言,

他毫無意外地會以忠臣的身份守衛國家,效忠於國王鄧肯一輩子。

但發生了什麼事?為何全變了?

在聽完預言之後,馬克白內心有什麼在蠢蠢欲動,但他深深壓抑,

直到受到馬克白夫人的激將法挑弄才全然釋放,展露他黑暗的一面。



不禁想到《魔戒》中哈比人佛羅多,他負責承擔銷毀魔戒的任務,堅挺過了那麼多的誘惑。

身為人性中天真純善面的代表,那些純善可幫助佛羅多去擺脫魔戒的呼喚慾望,

但千辛萬苦到了末日火山,在銷毀魔戒的最後一刻,佛羅多卻戴上了魔戒。

這不就是彰顯人性幽微闇昧的影響力嗎?

就如每一個人生命中的脆弱或許都不一樣,但他們總是一直呼喚著你,讓你跟著他走…



當馬克白招待鄧肯到他城堡中作客時,他心意一直無法堅決。

「這位鄧肯,在萬人之上,又如此寬厚慈祥,本是個有道的君王…

    有什麼動機驅使我下這個毒手?—除了那烈馬般的『野心』—

    橫衝直撞,結果滾進了深淵。」

遲遲無法落下狠手的他,被馬克白夫人一眼看穿

「難道你的膽量、行動,不敢向你的『慾望』看齊嗎?」

她尖銳地質問著。馬克白又怎麼禁得起這種激將法?

雖遲疑,但在她推波助瀾與獻策之下,馬克白還是殺了鄧肯,完成慾望呼喚的第一步淪陷。

初犯大錯的他,一臉驚疑,全然的驚慌與不知所措,

他無法擺脫良心的鞭撻與罪惡感的侵浪,失眠的他歎著「汪洋大海能洗淨我手上的血跡嗎?」

相形之下,馬克白夫人就鎮定許多,

她不但獻上計策嫁禍於守衛,對於馬克白的反應也相當不以為然,

「這雙手跟你的不都是一個顏色嗎?可是我的心卻羞於跟你一個樣—沒一絲血色!」

「在殺人這條路上,我們都是新手,沒關係。」


多麼心狠手辣呀,她的良心在哪裡?她的狠毒讓人無語。

馬克白的掙扎是一直持續的,馬克白夫人的鼓譟撥弄也是。

他們就這樣越陷越深,終究無法自拔。

殺人,是會上癮的。殺紅了眼,誰阻撓在他們眼前就殺了誰!

「我這雙手要叫大海變色,把萬頃碧波染成血紅的一片。」

馬克白後來的確是做到了,他得到了王位富貴,卻也失去了平靜的心與安穩的睡眠。

國宴上班戈的鬼魂讓他在眾人面前行一場荒腔走板,他的疑懼與掙扎從未消失。

暴政必亡,行惡之人必付出高額代價,

原先平靜的馬可白夫人,一張臉幾乎沒什麼表情,

這呼應到她後來的發瘋更凸顯對比,令人打從心底寒了起來。

「可這裡還有一點血跡啊…

    怎麼,這雙手再也洗不乾淨了?…

    這兒還有一股血腥味呢;把所有的阿拉伯香料都用上,這隻小手也香不起來了。

    唉—!唉—!唉—!」

她喃喃自語不停地搓洗雙手,不停地…

見到她的崩潰,馬克白內心的歎然不曾停過,

但木已成舟,他已經沒有後路可退,只能一直前進了。

「我幾乎記不起恐懼是什麼滋味了啦。

    也曾有一個時期:半夜裡,一聲尖叫就嚇得我渾身發麻…

    到如今,我那顆殺氣騰騰的狠心,早已跟『恐怖』混熟了,

    今後再也沒有什麼好叫我害怕的了。」

內心的麻木讓他最終沉陷在滔天罪惡的幽闇而走向滅亡。

「生命,只是白痴嘴裡的一段故事,又嚷嚷,又喧鬧,可沒半點兒意義。」

在故事結尾,已經得到所想要的一切,得到王位富貴的馬克白快樂嗎?

顯然不!

他的言談透露出生命的悲涼荒蕪。

夢,到了,夢想也就破了。

他的悲劇,難掩寂落啊…



創作者介紹

霏楊狂想.馳騁于風

eveve12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