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美好的生活不會自己來敲門,歡樂要靠自己爭取

所以你夠努力,就能說服自己相信,

理論上我們和布萊恩及露薏絲共度了一段美好的時光,然後這就會變成事實。

你那旺盛得過了頭的熱情是唯一的徵兆,顯露出你其實覺得這是個吃力的下午。





我開始設想我們每一個人全都受到最深刻的制約。

(從這一點看來,認為自己很特別或許就是大部分人所受到的一種制約)

我們對自己在特定情境中的表現有特定的期許—

超越了期許,說是規定更合適。


有些規定微不足道:

如果有人幫我們辦了個驚喜派對,我們會表示高興。

有些規定很重要:

如父母過世,我們會悲從中來。

但是伴隨著這些期許的,也許是私底下暗藏的恐懼,

害怕我們會在緊要關頭破壞常規,

會在接到母親過世的宿命電話時,什麼感覺也沒有。

我懷疑這種無法訴諸於口的隱密恐懼,甚至比我們對壞消息本身的恐懼更猛烈:

我們發現自己是個冷血無情的怪物。



這種恐懼之下的恐懼很少浮上檯面,來自粗率的信任。

你必須全心相信,

在不可想像的事情真正發生之際,絕望會自動湧上心頭,

以傷痛為例,這不是需要靠努力營造的感覺,也不是需要練習的技巧;

在應該高興的時刻也是如此。





我只能假設他發現了我從不想發現的事實:障礙是不存在的。

如同我的國際旅行,或是採購腳踏車鎖、冒用學校信紙發邀請函的連串荒唐計畫,

扣下扳機的這個動作,或許不比伸手拿一杯水神奇多少;

我所擔心的是,

跨入「不可想像的世界」,結果證實比踏進一間普通房間的門檻,也並不更費力,

而這,請容我這麼說,正是訣竅所在,這就是其中的秘密。

一如往常,秘密在於沒有秘密



                                                                                
Lionel Shriver 《凱文怎麼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eve1216 的頭像
eveve1216

霏楊狂想.馳騁于風

eveve12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