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裡呈現的人物,帶點憂愁淡淡神情,細長的脖子、無眸的雙眼,營造出特殊的風格。

寧靜優雅成了人物的特色。莫迪里亞尼,這名懷才不遇的畫家,在世時只短短活了36年,

他的生命充斥著一種「漫」──精神上的爛漫、生活上的糜爛、情感上的紊亂。

身為義大利裔猶太人的他,自幼對藝術之都巴黎就懷有一股憧憬。

長大成人後到了夢想中的巴黎過著畫家的生活,沒想到卻是窮苦潦倒,畫作無人賞識。

心中的苦悶難以言說。影片中,莫迪里亞尼散發著狂烈而熾熱氣息。

從酒吧中對眾人的言語、與畢卡索的互動都可以窺得一點端倪。

但同時他又是沈重而哀傷,笑顏狂語背後是無盡的無奈與傷愁,

與朋友的言談及走回破爛簡陋的居所時,闌珊背影都透露出重重心事。

他自傲卻又自卑,溫柔卻也殘忍,風趣卻是嚴肅,

個性裡的多重變化使他的生命中充滿矛盾及剪不斷理還亂的複雜。



「我要的是短暫而完整的生命」,莫迪里亞尼用他的一生演繹著這句話。
他總是散發出耀眼的光彩,如此強烈,使得當時的人不是愛死了他就是恨極了他。

對於自己的畫作他總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在與畢卡索的對決中──同以珍妮為模特兒,較量的意味濃厚──

一旦發現對方呈現的更好,竟是冷冷地舉起好不容易完成的畫作,然後毀壞、砸爛,毫不留念。

他極富才華,只是個性中的高傲與絕然使他從不願輕易低頭,向能給他經濟支持的富人推銷自己的畫作。

他的畫只賣給懂的人!

也是如此,他的畫在畫商中一直很難賣出,堆疊的舊作甚至拿來當報紙串。

對於一名自尊心極高的畫家真是情何以堪?

於是,他沉溺於酒精的懷抱中,從此不起。

至少,酒裡沒有惱人的俗世,只有耽迷醉狂的快意…



酗酒成癮的他仍保有著藝術家的靈魂,骨子裡的清高讓他對於比賽名利等庸俗之事向來不屑一顧。

在意識清明裡,他持續創作不懈。喜愛雕塑的他礙於從事雕塑的材料過於昂貴,

只能做了幾個就收手,專心從事畫作。從繪畫風格看來,雕塑深深影響了莫迪里亞尼的畫作。

他雕塑的人物總是形狀細長,或許與當時經費有限、材料取得不易有關,

畢竟從工地裡拾來的材料常是長細零碎的。但卻意外地造就了他特殊的風格。

莫迪里亞尼的畫作中人物常常無眸,細細思就,是否是他對世人有眼無珠的嘲諷?

總是無法欣賞獨特新穎的藝術而沉陷在傳統的窠臼…

他只是沉默地控訴,透過畫作。



莫迪里亞尼與畢卡索的關係,說是亦敵亦友是最貼切不過了。

影片開頭,同在酒吧裡的畢卡索對於莫迪里亞尼無禮的行為可是恨得牙癢癢的,

但在心底,畢卡索還是很欣賞他。

成名甚早的畢卡索,連一個簽名都很值錢的畢卡索,對於經濟窘迫的莫迪里亞尼是憐惜的。

他看得出莫迪里亞尼的才華,並且惺惺相惜,放眼當時藝術界,能與他抗衡的也只有莫迪里亞尼了。

但是眼前這名才華洋溢的男子卻過得如此潦倒,

畢卡索甚至費心地想開導他,邀請他一同去探望雷諾瓦,就是要他放下心中的執著,

瞭解到藝術與現實生活的距離並沒有那麼遙遠。



反觀莫迪里亞尼,表面上言詞說的是欣賞畢卡索,事實上卻懷有矛盾情結。

傲骨的他最恨向畢卡索示弱,當他知道珍妮為了在畢卡索的畫展中掛上一幅他的畫作

而勞碌奔波甚至答應畢卡索的條件時,他是相當憤怒且不諒解的。

那種微妙的情感,對於自我才華的自信交織著貧潦生活的自卑,

對應著畢卡索名利雙收的地位以及亦是傑出的才華,夾帶著「既生瑜,何生亮」情結的景況下,

畢卡索是他心底不能言說的傷。

無法自控地,他總是刻意挖苦著畢卡索,彷彿激怒他會使自己好過點,

但在心底,也只有畢卡索才是他認可的對手。

嘴裡不說,去探訪雷諾瓦的路上,他知道畢卡索是關心他的。

但,是否能看透這一切?或許只能長嘆一聲了…



長相俊美的他,在男女關係上一直是複雜的。

懷抱遊戲人間的態度,拈花惹草地與美女來來往往,可謂花花公子一枚。

他壞,風流倜儻地處處留情,讓鶯鶯燕燕女人既愛又恨卻也無法自拔。

電影裡著眼於他與生命中最後一個女人──珍妮的故事,兩人交纏錯結的情愛使人為之眩目。

陳韻琳老師認為太強調愛情的部份是這部片的敗筆,不但使焦點轉移又淡化片中應有的藝術家的氣韻。

但我卻認為這正是展現莫迪里亞尼有血有肉的一面:他也是平凡的人,也能深切地愛著及被愛。

即便他的愛對珍妮來說是美麗又致命的。

他曾試著放掉,一如往常那樣,但是卻沒有辦法。因為珍妮早已深深沉淪其中再也戒不掉了。

說是依附也未嘗不可,因為她生命的意義必須透過莫迪里亞尼才能完整。

雖然莫迪里亞尼並不是一個好情人,在喝醉的時候,一頓毒打是常有的事,

但是卻逼不走珍妮堅定的心。她熱烈地愛著他,不顧一切地。



片中細膩地鋪述兩人的關係是如何進展。

珍妮是莫迪里亞尼的最後一個模特兒,也是他筆下少有的具有眼眸的人物。

在第一次被畫,珍妮問著,為何畫中的她沒有眼珠?

「會的,當我從靈魂裡深切地瞭解妳的一切時,我會畫上的」,莫迪里亞尼款款深情地說。

如此男人,莫怪女人要為之瘋狂了。

雖然他有情,但無法給珍妮以及小孩一個完整安定的家,

對此,莫迪里亞尼是自責且自卑的,他愛,他又恨,恨自己為什麼給不起,

他傲,不願為五斗米折腰堅持保有自尊,兩股糾纏矛盾的情結,時時襲擊他的心靈。

他要珍妮走,刻意避開她。

他,不想毀掉珍妮。

只是來不及了,珍妮寧可與家庭決裂也要奔向莫迪里亞尼的懷抱,

他是她的天,她的地,要她戒掉他,等於要她殺掉自己。

這樣濃烈決然的愛是少見的,是毀滅的,但卻又那麼絢麗醉人與璀璨光斕。



最後,莫迪里亞尼酗酒成性的瘦削身軀在肺結核的侵襲下消散隕落,結束了短暫的一生,

珍妮也隨即跳樓自殺,徒留一世憑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eve1216 的頭像
eveve1216

霏楊狂想.馳騁于風

eveve12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